圣灵至尊传 第695章明月的决定

文章来源:钦州文学网  |  2020-01-22

圣灵至尊传 第695章明月的决定

争霸赛的全部赛程可以说已经落幕,但此时的大斗技场内依旧是人影绰绰,没有人因为争霸赛的结束而离去,因为此时此刻,大斗技场内正在上演一场实力绝不对称的生死之战,不,不是一场,而是两场,两处战圈,一对少男少女,他们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在场众人的心神,他们一再向众人展现他们超乎寻常的综合战斗力,而此时似乎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时刻,他们都是打出了自身隐藏的最后底牌,就像一只即将成年的小兽,正向比它们要强大许多的成年凶兽亮出它们最锋利尖爪和獠牙,发出最致命的挑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大斗技场内的众人无不将视线集中在这对少男少女身上,与他们相关的、无关的都一样,而在这其中,有些人是希望他们能够战胜对手,有些人则是希望他们会被对手打败,甚至杀死……不一样的想法,却是一样的关注!

无意,也是无暇顾及在场众人的想法,阎也好,雨枫也好,他们的眼中只有他们的对手,尤其是阎,当第一根天柱从天而降之后,他就从克钲的脸上看到了极度的不可置信,一副见鬼的神色,虽然知道九天柱元素封锁阵的威力很强大,虽然知道当元素被封锁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会有所感觉,但是克钲此时的表现却似乎有些不一样……

不只是他,就算无暇顾及其他人,但是那些投射在自己身上的惊诧的视线阎还是有所感觉的,这就不免令他感到奇怪:似乎众人的惊诧并非源自封锁阵的特殊功效,而是……法阵本身?

莫非有人认得这座法阵,知晓其来历?而且还是这么多人?

心头的疑惑恐怕一时三刻也得不到解惑,而眼前的对手却是容不得他分神,不敢有丝毫轻慢,当第一根天柱镇压了克钲的疾风魔狼之后,阎的梦妖和阴火鬼皇毫无迟疑就扑向克钲的另外两尊圣灵。

凭自己现在的力量只能驱动三根天柱,那么,圣灵师之间的战斗最终还是只能由彼此的圣灵决出胜负,这一点是永恒不变的!

同时,克钲虽然在看见九天柱元素封锁阵之时有那么一刹那的愣怔,但他毕竟也是身经百战、千战的强大职战者,其战斗感觉早已成为本能,就算疾风魔狼被镇压,他的身边也还有另外两尊圣灵,梦妖和阴火鬼皇的来袭他根本就不曾放在眼里,冷静的命令两尊圣灵迎战,而他本人也是纵身一跃,径直朝着阎冲了过去。

这个贱种竟然可以驱动九天柱元素封锁阵,莫非他……?不,不可能,这个贱种只是一个后天圣灵师,单凭这一点就可认定,他与……毫无关联(心头闪现的名字乃是一个禁忌,谁都不可以提及,想想都最好不要)。

克钲在惊诧之后也是冷静下来,想来应该是无主之物另择栖身之所(他不会承认这个贱种就是九天柱元素封锁阵的主人,他不配!),而且,以这个贱种的资质和此时的等级,他应该不可以完全驱动整座法阵,最多是发挥法阵三分之一的威力,那么……

不得不说,克钲的猜测已经非常接近事实,阎的确不能驱动整座法阵,发挥其三分之一的威力也的确是最安全的底线,因对自己的猜测有着信心,克钲随即默念咒语,继续召唤圣灵。

这场战斗已经出现变数,既然九天柱元素封锁阵现身了,那么,这个贱种就不再是仅凭自己不召唤圣灵就可以打败的,不仅要召唤,而且还要多多召唤,毕竟,除却可能被镇压的三尊圣灵,这个贱种身边还有一个魔斗士、一个八星圣灵师、一头顶级魔兽,这些都是不错的战力,在无法速战速决的情况下,以绝对力量完全歼灭对方就是唯一可取之道了!

看见克钲身旁一再浮现的召唤阵,很多人都是诧异不已,只是对付一个年少的七星圣灵师而已,这人怎么还需召唤这么多的圣灵?

唯有知情人才明白,在九天柱元素封锁阵的威能之下,克钲这么做实属明智,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更何况,一个能够驱动九天柱元素封锁阵的圣灵师绝不可能是“一只兔子”,就算克钲是只强悍的狮子,这场战斗依旧有着变数,只是不知道这变数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呈现?

看着一尊尊气息极为强悍的圣灵从召唤阵中现身,再看那个虽一脸漠然,但明显只是在硬撑的黑衣少年,明月的心头浮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少年的心里从没有她,她与他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少年在意的人也在场中,虽不是与之并肩作战,但也一样大放异彩,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羁绊,他们的命运紧紧相连,而自己,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

不,我不愿意,我不愿意自己只是少年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一个过客,即便……

捏紧了粉拳,明月眼神一凛,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她抬腿就要走向少年所在之处,“你干什么?”冷漠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手上也传来一阵轻微的力道,侧身,看见明日兄长冷着一张脸,眉头微蹙的看着自己。

明月心头一震,是啊,自己在干什么?这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介入其中,就这样在边上看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不是吗?

视线一转,不意外看见一团混战之中的明辰兄长,那个人是那样的随性,不管是吉是凶,只要他决定的事,他所认定的人,他就会勇往直前,始终与对方并肩而行,这样的他当真让人羡慕啊!

而……视线再次对上明日,明月也是微微蹙眉,明日兄长为什么阻止自己?呵,可别说是什么兄妹情谊,她不信这套……

以明日的心性,他可做不出这种事,何况,他们从来不是他的弟妹,而是他的竞争对手……是了,竞争对手,明日打的就是这般主意吗?

看着明日,明月一字一句的说道:“明日哥哥,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一如明日也很清楚自己所做所为的意义……是的,明日不是出于兄妹情谊而阻拦她,他所顾虑的是明氏一族的立场,他知道自己刚才是想冲入场中,知道自己是想去助阎一臂之力,他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是害怕自己的举动会让其他人以为明氏一族公开支持那个少年,公开与米米那一族为敌,害怕自己给家族带来危害……

同时,他也是在提醒自己,自己乃是明氏一族的人,自己的一举一动代表自己的家族,不可以肆意妄为,当然,若想自由自在按照自己的心性行事,那就只有一条路,一个选择,那就是,自己不再是家族中人,自己的行动仅代表自己,与其他人毫无关联!

恐怕明日哥哥的阻拦更多是希望自己选择后者,因为只有自己选择后者他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排除又一个竞争对手!

真不愧是明日哥哥,真的很了解她啊,他知道她会作何选择,因为,事实上,她根本别无选择!

淡然一笑,明月又再开口说道:“哥哥请放心,从这一刻起,明月与明氏一族再无关联,我只是我而已……”又再转向一旁的明辉,“也请你代为告知我的父母,就说……”不由得一顿,自己这么冲上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活路,如果没有……“就说,是我不孝,是我无用,是我辜负了‘日月星辰’的称号,我要去追寻我想要的,犹死不悔!”

在这一刻,明月做出了改变她一生的决定,现在的她只是无悔,而在将来,当她成为明氏一族的族长,当她率领着比现在的明氏还要强大十倍的家族,接受着无数人钦慕、畏羡的目光之时,她也是不禁感慨:自己那时究竟是多么的明智,多么的高瞻远瞩,竟然做出那样的决定,从而获得现在的一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明月其实就只是不甘心,她不甘心那人(阎)的眼中从来没有她,她不甘心始终只能的远远看着那人和他的心上人并肩前行,她要争取,她要介入,她不妄想取代那个少女(雨枫),她只要那人的眼中从此有她的身影,她只要那人永远将她记在心里,哪怕为此而死也无所谓!

明月纵身而出,这一次,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明日没有再作出任何阻拦的举动,眼睁睁看着明月冲向那个死亡的局面……

脚尖轻轻擦着地面,身体却像被人从后拉扯一般快速后退,而在他的面前,一只利爪紧追不舍,眼见着就要抓上阎的脸面,一道黑影一闪就挤进人与圣灵之间极短的距离,它那同样尖利的爪子更是毫不留情就朝眼前的对手招呼过去。

这就是一团混战,但谁才是战斗的核心,圣灵们不会搞错,远古魔猿(克钲的圣灵)在甩开一尊锯齿翼龙(宋亦郯的圣灵)之后飞速扑向阎的所在,它的尖爪直取阎的头部,意欲一击将之毙命。

也就在阎飞快后退闪避攻击之时,梦妖也是甩开自己的对手冲向这边,就在远古魔猿的利爪就要伤及阎的时候冲入他们之间,一爪横扫,挡开对方的攻击。

一击未果,远古魔猿也是不曾退怯,另一爪子再次抓下,梦妖也是扬爪回击,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古怪的气息骤然袭来,不是冲着梦妖而来,而是……

巨爪扬起,却骤感一阵怪异,远古魔猿心头堪堪浮起疑惑,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不能动弹了,紧接着,一股凌厉劲风裹挟着足可将它开膛破肚的尖锐爪子就从它的胸膛上横扫而过。

“唰”的一声,鲜血飞溅,四道深可见骨,不,是已然划开皮层、肌理,能够看见腹腔之内的脏器的四道伤痕浮现在远古魔猿身上,“噢……”剧痛令它狂吼出声,但也不能止住不断喷涌的鲜血,再加上梦妖暗黑属性的加强破坏,所带来的疼痛和伤害更是翻倍,仅是这一击,远古魔猿就已是重伤,不知还有没有再战之力?

一双布满凶厉的眼睛狠狠盯着空中,那里,一尊类人形的圣灵漂浮其上,淡灰色的长发披散,淡灰色的长袍飞扬,平静的神色看着下方的对手,看起来并不显眼的形态却掩饰不了其强悍的属性——时间属性圣灵——四季之歌!

深静脉血栓的症状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防城港治疗牛皮癣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