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我的父亲散文

文章来源:钦州文学网  |  2019-12-08

一首动听的《父亲》在耳畔萦绕,不知不觉中泪眼婆娑,拉开窗帘,俯瞰楼下,秋日的斜阳里,年迈的父亲倚靠在树下,一脸的安详,对着天边血红的夕阳,默默地吸着烟,随着烟圈徐徐上升,我的思绪也随之飘啊飘……

小的时候,父亲在我的眼里是高大有力的,他强有力的臂膀一下就把我高高地举起,用胡子拉碴的下巴使劲地扎着我,直弄得我“咯咯咯”的大笑,很喜欢那种感觉,依偎在父亲的怀里,尽量地笑着,闹着,时不时地揪着父亲的胡子;其实父亲并不高大,相反的比较矮,却非常壮实,浑身上下透着股质朴憨厚的农民气质。

父亲话不多,属于那种实干型的人,虽然不高大,却生得眉清目秀的,我曾经见过他年轻时候的相片,是当兵时照的,有型的板寸头,大眼睛,精致的五官,加上一身军装,显得英姿飒爽的;他喜欢唱一些部队里的歌,嗓音很不错,空闲时,他喜欢边吸着烟边哼着曲子,挺悠然自乐的。

那个时候,房子很旧,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冬天来时,窗户没有玻璃,是纸张糊的,父亲总是很小心地换上新的纸张,一个人默默地做着;手冻得通红也没吭一声,只是做着。为了屋内暖和,父亲亲自弄了一个地下火炉,花费了很大的功夫,从地下挖个洞,做成炉子的样式,然后把炉芯放进去,周围空隙的地方填上黄土,上面在再粉饰一层水泥,简易的炉子便做好了。虽然还不能挡住严寒,可却好多了。到了夜幕时分,一家人围坐在炉火旁,温馨地说着话,此刻父亲的脸上洋溢着满意的微笑。

最糟糕的是大风大雨的天气,屋顶的青瓦抵挡不住雨水,滴滴往屋内掉;床上、桌上、衣柜上、地上……处处可见水花,于是乎母亲忙开了,满世界拿着东西去接雨水,而父亲就更忙。

拿着长梯冒着大雨上了屋顶,屋顶很滑,母亲总是带着我和哥哥在下面小心叮嘱父亲要小心。

父亲踩着瓦楞很小心地矮着身子慢慢向前移动身体,一点一点,每一步都很艰难;大风依旧在刮,雨,更如豆子一样掉落,为了不踩坏瓦楞,父亲尽量轻轻地,每走一步都回头对着我们微笑,示意没事。有几次我都看见父亲不住地揉着发麻的双腿,但他的脸色却依旧轻松,那痛苦的表情只是瞬间纵逝。

我知道他是怕我们担心。

好不容易接近一个漏洞边,父亲一身已经全部湿了,雨水在他的脸庞流淌,他专心致志地揭瓦,清除废渣,又从旁边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新瓦垫在最底下,然后一层层的覆盖好,就这样把所有的漏洞全部补好。

他几乎成了落汤鸡,脸上却仍然挂着笑意,站在屋顶冲着我们眨眨眼。

那一刻,我就如同看见一个满身光芒的英雄,他的身影虽然被雨水模糊,却清晰地刻在我的心上。

母亲笑了。

等父亲下来后,母亲小心翼翼地帮他擦拭脸上的雨水,又拿来了干毛巾和衣服,笑意盈盈地看着父亲。

温情在这一刹那瞬间得到最大的升华,望着父母我们都幸福地笑了。

父亲爱捞虾,夏日的每个清晨都会带着我去田野的池塘去捞,一来可以家里吃,二来多的可以去卖。

田野一如既往地充满诗情画意,阡陌纵横,池塘交错,麦苗青青,早上的时光最美,可以使劲地闻着清新的空气,带着股股淡淡的清香,鸟儿的鸣叫,蛙儿的早鸣叫,让田野增加几分情趣。

一张旧,是用篾竹支撑,然后每个角都有根细小的绳子,这些细小的绳子连接到一个粗大的绳子上,父亲就可以随意放下,随意拉起。

池塘的水很清,放下后,父亲安静地坐在池塘岸边,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他最爱的香烟,抽了起来。

我总喜欢问父亲,为什么要跑这么多池塘,在一个池塘捞不是挺好的吗?

父亲吸了口烟缓缓道,做事要看长远,今天你在这个池塘把虾捞完了,明天又把那个池塘捞完了,这样日复一日的,总有一天会让每一个池塘都没有虾的。

那时候的我只是表面上的懂得,以为父亲是为了多以后多捞点虾,到现在我才明白,他懂得远远不止那一点。

他依旧安详地吸着烟,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并不着急,而我却着急了。

不忙,父亲说道,虽然很多人说虾是水中的呆子,但是对于那些住的虾而言,那些还在外面的很聪明的,往往都是再三试探,然后才进去的。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除了耐心地等,我只能看着平静的水面。

烟一圈圈的袅绕着,父亲丢掉烟头,这才起身,收起了。

果然收获颇丰,除了有很多虾之外,还有活泼乱跳的鱼儿,带着水珠在晨曦中闪耀着白色的光芒,除此之外还有黑不溜秋的黄鳝,很像蛇,那时候我非常怕,父亲只是呵呵地笑着说,它不咬人的。

我这才不担心,但还是不敢接近它,看着它在里蠕动着柔软地躯体。

父亲把那些鱼儿一条条地扔进池塘,口里对我说着,记得鱼是别人的不能,这些虾和黄鳝是野生的,就没什么大碍。

嗯!我这才是真的懂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本分的人,从不去贪便宜,也时常教导我们不要做那些不齿的事。

望着父亲的背影,一条条鱼儿从他的手里飞快地脱落而去,在空中画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扑通地落水,摇着尾巴又在水里欢快地游着。

父亲笑了。

他的笑是爽朗的,粗犷的,伴随着清晨的微风传去很远很远……

菜刀在父亲的手里飞快地起落,伴随着“当当当”的声响,留下一案板的菜丝,菜丝不细不粗,足以体现父亲的刀工。

父亲在部队是学厨的,炒得一手的好菜。

每次看父亲切菜炒菜那是一种享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一气呵成,翻锅掂勺是他最拿手的。熊熊的火苗蹿出,菜在锅内不停翻飞,偶尔会喷发出特大的火苗,而瞬间便灭了下来,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一道菜便完美的出锅,菜,色香味俱全,耀着光芒,让人食欲大增。

父亲看着一家子人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炒的菜,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在家里,他是掌勺的,同时也算是我的师傅,在炒菜的同时也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教我怎么切,怎么炒。一个动作往往要给我演示很多遍,尤其在炎热的夏天,满身是汗的他依旧是乐不此疲。

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炒得一手的好菜将来可以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

他做到了,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对母亲的爱意,每当菜出锅的时候,母亲总是很享受地夹了口菜放在嘴里,慢慢地品尝着,然后绝口称赞,父亲的脸上堆满了荣耀的笑意。尤其是在大年三十的时候,父亲更是不让母亲动手,自己一人忙进忙出的。

其实这是刘家一直以来流传下来的祖训。平时女人一般比男人还忙,那时候除了要挣工分,还要喂孩子带孩子,还要做家务,家中琐碎的事都忙个不停,大概是祖先看不过眼,就规定在大年三十,女人一定要休息,家务一定要男人做。

这个规定一直流传下来,到了爷爷那辈传给了父亲。父亲确实也是个好男人,母亲年轻时候在别人家做裁缝,一呆就是几天,家里的一切大小事都是父亲照料,从不喊累,忙完了家中的事,父亲又匆匆忙忙地去工作。

父亲任劳任怨地做着,从不耍什么大男子主义,也从不怕别人说一个大男人做什么家务,每当别人说的时候,他总是微微一笑,接着反问那人说,难道对自己的妻子好是错吗?

绝对没有错!一个男人除了要有事业心外,更重要的是要对家,对自己所爱的人爱护有加,这样的家才完美,才温馨。

他一直这样教导我们的。

在他的教导下,我自然也学会了怎么去对待自己所爱的人,只要有空闲都做家务,加上从父亲那里学来的厨艺,更加是不会让妻子下厨了,每当看到妻子和孩子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点头说好的时候,才体会到当时父亲的心情。

当然,父亲也有暴躁的一面,他很冲动,在这点上我和他很像。

和母亲吵架都是为了一两句话,冲动的他总是说出很多绝情的话,摔东西,发泄完然后默默地坐在一边抽着烟,最后又低着头去母亲那里认错,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母亲自然是包容了,很快就是雨过天晴,父母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让母亲爱又让她有点小小“恨”的男人。说起他的时候,母亲总是眼带笑意,虽然话很平实,却能听出他们之间的感情,听出母亲对父亲的爱。

有些时候我觉得父亲有些“无情”。

在我结婚不到一年,父亲就把我分家了,分给了我一些常用的日用品和油盐酱醋,我默默地拿着这些东西,妻子抱着刚出生的孩子,虽然心里都很生气,但却无奈。

父亲的话很严厉地响起在耳边:自立自强,不能靠父母一辈子,从你结婚起,你就是一个男人,必须要对这个家有感。

我低头走着,无语还是无语。回头看了一眼父亲,他老了,不再和年轻时一样英俊,可他的语气依然十分坚定,眼神更凌厉了。

那天是冬天,十分的冷,天空飘着大雪,父亲站在屋檐下,一动不动,脸色冷峻地看着我回老屋去,雪花飘落在他的身上,他都无暇去管。

当时我确实很恨父亲,到后来才听母亲说,他见我回到老屋后,伤心地哭了,这是他仅有的一次哭。曾经他工作的时候伤到眼睛,鲜血直流,他没哭;曾经他建新房的时候把手指差点切断,他没哭;曾经他在最失落的时候,最绝望的时候,他没有哭;而现在,他哭了!

很容易想象当时他哭的场景,泪水顺着他沧桑的脸孔流下,低低地啜泣,双肩抖动。为了孩子的自强自立,他做了一件很“绝”的事,让孩子自己面对人生的考验,自己面对生活中的风风雨雨。

是的,以后我的人生确实每一步都过得很艰辛,每一步都付出莫大的努力,妻子带着孩子不能工作,我只能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默默地撑起这个家,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磨去了曾经的幼稚,磨去了曾经年少时的梦想,一个人,一步一个脚印,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坚强的,勇敢的,走着走着……

时间如白驹过隙,晃眼那段艰辛的岁月也留在了记忆之中,到了现在才懂得,父亲当时确实是对的,父母给的只是生命,而不是给你一个圆满的人生,自己的人生要靠自己去奋斗,去拼搏,哪怕失败,哪怕到头来还是贫穷,至少是尽力了,也无憾。

感谢父亲的“无情”让我学会了坚强,让我更加有信心去面对将来的生活。

人,不可能一辈子活在父母温暖的怀抱里,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温馨的港湾,自己去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如果没有坚强,没有独立,能否会有这个勇气去面对呢?

我想不会。

倚靠在窗前,收住自己的思绪,目光再次定格在父亲的身上,斜阳最后的余晖洒落在父亲的身上,有些朦胧,那剪影却如雕塑,父亲昂着头,依然看着红如血色的夕阳,一点点往黛青色的山峦落去……

共 9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父亲是天,是山,是大树,用坚实的双肩担起家庭的重任;父亲是地,是水,是氧气,用质朴的爱给予妻儿最真的幸福。文章从儿时眼中的父亲写起,通过一件件生活琐事,以小见大,生动地描绘出了父亲的形象。父亲当过兵,有着铮铮铁骨男儿的英雄气质;父亲厨艺了得,以实际行动温暖着挚爱的亲人;父亲心存高远,意守平常,不贪图便宜,踏实本份。父亲对儿子的无声的爱,是驱逐,是冷漠,是决绝。然而一转身,瞬间化作千行泪。父亲的“无情”也曾让年少的“我”心怀恨意,但经过生活的磨练,岁月的洗礼,“我”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无非是想让孩子学会独立,学会面对,学会承担。对于父亲,“我”只有无尽的感恩,无限的爱!文章行云流水,感情真挚饱满,读来倍加感动。文章末尾,升华主题:人不能一直活在父母温暖的怀抱,必须勇敢地直面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非常优秀的作品,倾情。【:沉鱼】 【江山部·精品推荐15111 0009】

1楼文友: 20: 8:07 这篇文章写的特别好,朴实真挚,主题深刻,内涵丰富,与以往的文章风格很是不同。十分欣赏刘家祖训,体贴妻子,当真不错。呵呵呵。

回复1楼文友: 22:06:12 感谢沉鱼的。一直在尝试以各种不同的文风写,唯美的,朴实的,感人的,真挚的,总之一句话,尽力写好每一篇文章,便是我最大的愿望。至于刘家祖训,那确实是很好的,毕竟女人也是半边天,懂得呵护自己的女人也是一个尽职的男人。敬茶!

2楼文友: 21:18:15 流畅的文笔把父亲的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至,有山的伟岸,男人的铁骨又有一付柔心.又一次拜读美文,浅冬问好.

回复2楼文友: 22:07:58 感谢紫韵的品读,你的散文也是越写越好,希望再次见到你的精美文章,浅冬问好,敬茶。

楼文友: 21:44:58 我们每个人都有父亲。父亲是天,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父亲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儿女着想,为儿女们付出了心血。父亲有侠骨柔情,有担当的男人。欣赏学习了。

回复 楼文友: 22:10:11 感谢芝兰的精彩点评,父亲确实如山,在家中哪个父亲不是支撑着一个家,他的爱是深沉的,是博大的,再次感谢。

4楼文友: 08:44:49 一首父亲,引起了无数回忆,父亲用他的实际行动影响和教育着我们,父亲让我学会了担当,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勇敢面对,似乎每一位父亲都是这样但每一位父亲却又不同,父亲用他宽厚的肩膀支撑着我们的整天天空,小少的文章果然精彩,学习了,遥祝冬安。

回复4楼文友: 16:18:56 谢谢惠舞琴声的点评,感谢来访。

5楼文友: 12:06:06 父亲,像一座高山,沉稳持重,一肩承担所有风雨,为家人创造宁静祥和的生活。父亲,是一方土地,质朴实干,从不贪便宜,严格要求我们不得做任何不齿之事。父亲,是一个好男人,他煮的一手好菜,并且非常疼爱妻子,当然了父亲脾气比较急,他也不是完人嘛,吵架之后还是会乖乖认错请求原谅,而母亲往往也会大度的原谅他。父亲,是人生路上的导航人,他会在该的时候做出该的动作,也许当时的自己不一定懂,甚至会出现埋怨,甚至一点点的恨念,可以后的日子里时间会通过事实告诉你,父亲的决定是对的,虽然一开始会让人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父亲,是真实勤干,有血有肉的真男儿,我看到了。感谢作者的分享,让我更加深刻的理解了父亲这个词。 都过去了,花也隐了,梦也醒了,前路如何,便摘也何曾戴?

回复5楼文友: 16:21:56 雨烟的点评果然很精彩,再次谢谢雨烟,辛苦了敬茶。

6楼文友: 1 :01:44 父亲的心事柔软的,只是为了孩子能自立才会表面变得坚硬,爱就在那一滴泪里 我的江山,我的文字缘

回复6楼文友: 16:22:41 感谢春雪到访,感谢点评。

回复7楼文友: 08:15:04 感谢沉鱼的祝贺,会的。

回复8楼文友: 17:20:02 感谢芝兰的祝贺

9楼文友: 20:21:51 感情真挚饱满,细节描写生动传神,内容充实,生活气息浓郁,好文!大赞!问好朋友!

回复9楼文友: 1 :50:01 谢谢朋友的捧场

10楼文友: 09: : 8 小少对文字的运用真的是很熟练,或细腻或沉稳,或清新或深沉,重要的是文字思想里那种深度,带给读者的并不简简单单的是作者的思想,也会让读者去思考去感悟。真的很棒。 人生华美的聚散,都值得我们珍藏一生……

回复10楼文友: 16:41:57 谢谢恋泪

宝宝拉肚子治疗方法

四磨汤治疗婴儿打嗝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好

痔疮用什么药好
什么原因导致腹胀
口燥咽干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