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寻走鸦鹊湖散文

文章来源:钦州文学网  |  2019-12-08

摘要:谁说鄱阳湖中的那局残棋没有人来破解?今天的鸦鹊湖人不就是最好的棋手么?他们当今在思考的不就是如何破解鄱阳湖上的那一局残棋么?鸦鹊湖寻走,寻走鸦鹊湖。他果然给了我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鸦鹊湖。看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得用这种心态来这里行走,来这里看湖。 自从在都昌城里安居以来,我就再也没有去过鄱阳县的鸦鹊湖乡了。今天的鸦鹊湖乡,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鄱阳湖北鸦鹊湖水面围湖造田时,建成的国有鸦鹊湖农场。

如今掐指算来,不觉时光竟已流逝了二十多年。在这逝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我的心头也曾常常泛起要再去那里会会旧友,走走看看,去寻找我记忆深处的鸦鹊湖的念头,只是苦于自己没能很好地安排自己的时间,才导致了这一拖,就拖到了今年的 月中旬才成行,这还是多亏了上饶文学院石院长的热诚相邀,又因了陪凌翼做走进鄱阳湖的深度采风,终于让我得偿所愿了。

不过,这一路上令我暗自发笑的是,借助现代的高科技成果,竟让我这个几十年前的鸦鹊湖通,偏偏成了个睁眼的瞎子,连路都走不来了。过中馆,在三岔口错过了去银宝湖的道口之后,我们就在漳田渡桥东头右拐,上了西河的圩堤,一路上左拐右转地顺着圩堤,反方向地来到了高家圩,在泥泞的圩堤上,艰难地倒着走了几十公里的冤枉路,问过了不少的村民,才找准了去场部的路,然后,再折回头朝乡政府(原来的场部)寻路而去。丢了原本只要几十分钟的水泥马路不走,硬生生地在圩堤上,花了好几个小时的功夫才寻到目的地,着是让我在同行的朋友面前好一阵窘迫。

三十岁之前的我,应该算得上是鸦鹊湖农场的常客。如若在一年之中,就算是我没去、没去过鸦鹊湖的话,最起码我去的次数也应该不下于五六回之多。我说这话,信不信由你。因为去鸦鹊湖那档子事,是我平凡生活中必备的几件大事之一。

话说到这个份上,可能就会有人问我,为什么说去几趟鸦鹊湖是你每年的规定动作呢?是的。在此,可以坦诚地告诉大家我为什么每年都要去鸦鹊湖几回的原因。

在鸦鹊湖农场有很多我父亲当年的老朋友,其中有个许姓会计,跟我们家来往了几十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直到父亲去世,我们兄弟也先后离开了老家移居到外地,才渐渐地与他少了联络。记得童年的时候,我便经常随大人们一起去鸦鹊湖走亲访友,常常是在许会计的家里落脚、吃饭。我总是跟母亲唠叨说许会计家里的饭好吃,他家的稻谷好,轧出来的米好,做的饭好香,更好吃。

因此,每到鸦鹊湖农场头禾收割,新米上市的时候,父亲总是叫我推上独轮车去鸦鹊湖找许会计,请他帮忙我买几百斤新谷回家来,以补充全家计划口粮的不足。我也就总要借机在许会计家里住上个一两天,带上一只布口袋,去收割完的田头捡拾那些散失的稻穗,用老家的话来说,就是叫做捡谷。如果运气好的话,一两天的时间也能捡上个五六十斤回来,就省了买谷的钱。如果在捡谷时,碰上了农场的保卫人员在巡查,他们就会找我的麻烦,甚至要没收我的布袋子,这时候我就对他们说,我是许会计家的亲戚就可以了,他们一听说我是许会计家的亲戚,就不再凶巴巴地对我了,而是叫我赶紧离开,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再捡谷就是了。要是等到下半年晚禾上市的时候,就去得更勤了。因为那里的晚稻香甜软糯,口感甚好。而秋收的那段时间里,是捡谷的黄金期,如果几天的时间捡了一两百斤谷回家,那可就是大发了,能够解决来年度春荒的事。

每年的八九月份,是鸦鹊湖农场收挖花生的时候。一到星期六放学回家,父母就催我去鸦鹊湖掏花生。就是在已经收挖过后的花生地里去挖捡遗漏的花生,如果运气不错的话,一天半的时间也能掏到十几斤的土花生回家。

在鸦鹊湖的港港汊汊,还有那些闲散的湖田里,到处都是长满了莲荷莲藕,水面上飘着菱蔓,一眼望不到边。入夏了,我有时候偷着邀上小伙伴们,躲开父母的视线去那里捞菱角,摘莲蓬,早上去,傍晚回,一天下来也有不菲的收获。当然,这样的行动,自然也就不会让许会计他们一家知道了。霜降了。立冬了。该是莲藕上市的时候了。我们便成群结伙地去鸦鹊湖采莲藕,总是抢在天还没亮的时候,顶着星星就出了门,夜晚披着一身月色,挑着满担的莲藕走二三十里路回家来,一天下来,人的身体上虽然感觉到很累,但是内心里却洋溢着一种说不尽的喜悦,流遍全身,令人感到无比的轻松和畅快。

当年,来鸦鹊湖筑圩建场的职工,大多是来自附近几个县的农民,其中还有不少来自外面十几个省的农业移民,以及上山下乡,到农村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的知识青年们。可以这么说,鸦鹊湖农场,是一处真正的杂居之地,能找得见各种不同的文化痕迹。在这个圩子里,既有传统与守旧的藩篱筑起,也有革新与挑战的利剑锋指,他们互为矛和盾,死死地胶着在一起,交流交融,共生共育,蕴生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农垦农耕文化,真正地成为了鄱阳湖上的一处,独具特色的文化宝地。

待我们驶下圩堤,行驶在宽阔的水泥公路上,穿过沿路那些新修建的漂亮村落,不由得让我感到十分地亲切和陌生起来,特别是当我们来到乡政府的所在地,将车子停靠在镇子前面的“美湖广场”边上的时候,我已然找不到半点当年的农场那个样子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现代化的,鄱阳湖上的新兴农业集镇。街道旁高楼林立,巍峨壮观,市面上人潮如流,车流如梭,真一派兴旺繁荣的大好局面。

在接下来的一天半时间里,我们随同乡领导寻走了美湖广场、鹊湖亭景区、育种基地、祈兴村、前湖咀、司马咀、独山分场(炮山)等地,还乘船出湖去湖州上采了藜蒿。

这一路看来,给我的心灵带来了极度的震撼。过去农场里那种老旧的,用平梁构造的人字形屋顶,低矮单排的集体平房早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幢崭新漂亮,鳞次栉比的新楼房。行走在农场的各个分场与村落之间,过去泥泞的机耕道变成了宽阔平整的水泥大道。建场几十年来,本土农垦农耕文化理念的深度培植和育护,让这里少了因现代工业的繁荣而可能带来的过度破坏和侵害,保持了一种原始的生态地貌,保住了那种天然清纯、绿色环保、素洁美丽,只属于鸦鹊湖自己的原生态风情,是当今鄱阳湖边一处不可多得的生态旅游宝地。

那天下午,当我们一行在亲水亲湖的行走中,在司马咀前的洲头上,全身心地将自己融入在绿茸茸的湖洲上的时候,看着眼前那一大片翠绿欲滴的湖草,我几乎不敢迈开自己的步子,生怕自己的鲁莽会弄疼了湖草似的约束住身体。可是,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我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跃起来了,并在飞跃的同时,大声地对同行的人们朗声道,我是“鸦鹊湖上鹰,鄱阳湖上人。”随之,气喘嘘嘘地吟哦一阙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学鹰飞,欲翱翔。壮志弘扬鄱阳湖,文学著新章。”借以抒发自己埋藏在内心深处,立足鄱阳湖,宣传鄱阳湖,用文学的方式将鄱阳湖全面推介出去的宏愿。

当我站在独山山巅,眺望鄱阳湖的时候,鄱阳湖中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遗下的那一局残棋,至今还是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没有人去帮助他们破解,一招一式之间,处处都透着一种神秘的味道,让人们费解。我记得在座谈时,乡里的领导曾经提到过打造和还原“美湖广场”、“鹊湖亭”“十里荷花带”等景区的一系列设想和规划,瞬间敞亮了我的思路。

谁说鄱阳湖中的那局残棋没有人来破解?今天的鸦鹊湖人不就是破解残局的最好棋手么?他们今天所做的思考和行动,不就是在围绕如何破解鄱阳湖上的那一局残棋而不懈地努力么?一念及此,我赶紧捉笔写下如下的诗章:“漳田河口/不知是谁撒下一把棋子/星点在苍茫云水间/将士象,各司其职/车马炮,闪展腾挪/过河的卒子/做最后的拼搏/直捣黄龙/是他最终的沉默//不知从何时起/雅雀湖上/一局未下完的棋/被长长的圩堤收官/盘缠住象士将/放不开炮马车/瘫痪在鄱阳湖/没有结束//诗性,会不会/因了这局残棋,留下/神话千古/今天的湖水,却/因为有了残局/梦想激活曾经的沉睡/将这盘残局走活/旅游鸦鹊湖/是当今不二的选择//美丽的鸦鹊湖/诗意,从湖水里流出/……”。

鸦鹊湖寻走,寻走鸦鹊湖。他果然给了我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鸦鹊湖。看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得用这种“寻走”的心态来这里行走,来这里看湖。

共 09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用一篇美的文子,歌颂自己家乡的鸦鹊湖,回忆了童年的鸦鹊湖,叙述了当今的鸦鹊湖,展望了鸦鹊湖的未来。这是作者关于家乡鄱阳湖的系列文章,作者立足鄱阳湖,宣传鄱阳湖,用文学的方式将鄱阳湖全面推介出去的宏愿。文章中有浓浓的乡情,也充满诗意,作者在文中写下的的诗章就很美。作者用“寻走”的心态看自己的家乡,写下的深情的文字,共赏。【:秋觅】

1楼文友: 09:41: 一边走一边寻,回忆了童年的鸦鹊湖,叙述了当今的鸦鹊湖,破解鄱阳湖中的那一局残棋

2楼文友: 09:26:22 鸦鹊湖寻走,寻走鸦鹊湖。他果然给了我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鸦鹊湖。看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得用这种 寻走 的心态来这里行走,来这里看湖。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灯盏花制剂好用吗

灯盏花药业选哪家

弥勒灯盏花药业怎么样

什么最补肾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免疫力低下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